Web 站内


IT圈的悲哀:方兴东是谁呀?

(www.marketingman.net 冯英健 2001-07-19)

    IT是一个圈子,一个与外面世界有些隔膜的的圈子,也许真的是IT人太怪了,他们远离了常人的生活,他们曾经生活在别人眼中的天堂里,那曾是一个一般人难以涉足的领域,但是,当时的天堂现在俨然成为地域,变成了正常人无法理解也不愿理解的一个怪圈。

    圈子里有大家熟悉的交流方式,有尽人皆知的“数字英雄”,甚至有一些流行甚广的网络语言,我们每天都这么生活着、交流着,也许我们从来没有试图想象别人对这个圈子有多少了解,在我们看来似乎一切都那么自然,我们知道很多网站CEO的名字,我们知道老的ChinaByte公司的中文名称有点怪怪的,我们知道去哪个网站买书比较方便,知道哪个网站的音乐比较便宜,知道每个免费邮箱的空间容量和性能,也知道在公务联系时不应使用免费邮箱,知道去哪个网站注册域名,也清楚哪个虚拟主机提供商的服务态度十分恶劣……这一些在我们看来无须说明的事情,离开这个圈子,在别人的眼中却显得那么遥远。

    方兴东和王峻涛的名字在IT领域可谓如雷贯耳,通过Google搜索引擎的检索结果分别有9,630项和11,100项记录,可是根本难以想象,就连他们的名字也有很多人“没听说过”,而那些人也都有很高的学历,也都上网看新闻、发邮件。今天和一个著名出版社的负责人聊天(为了将我对网络营销的研究作为专著出版,最近和一些出版社在接触),说起互联网领域的兴衰,我们都同意媒体有很大的“功劳”,同时也与一些评论家和理论大师的宏论和预言有一定关系,于是说到了方兴东,那位出版社的负责人竟然问我:“方兴东是谁呀?”当时我突然觉得有点“双汇火腿肠”的味道。

    你能说是别人对网络了解太少吗?该出版社还曾经出版过阳光的一本书(书名我忘了),那位负责人每天的工作也离不开互联网,可是,网络圈的很多事情他们真的搞不懂。这让我又想起一件小事。去年12月份,在北京出差的时候,要去新浪网但没带地址,心想出租车司机一定知道,可是上车之后才知道全不是那么回事,司机师傅向几个同行打听,同样没人知道,后来我们解释说,新浪是一个很有名的网站,大街上很多地方都有广告呢?后来司机总算有点印象了——“广告上是不是有个小狐狸尾巴?”他这样问我们。后来,只好打电话给新浪的朋友,告诉我们在万泉河小学,附近那个高高的烟囱是最醒目的标志——看来不是烟囱为矗立在新浪附近而自豪,而是因为有了那个烟囱我们才找到了新浪。

    CNNIC公布的数字表明,2001年6月底网民数量为2650万人,相对于13亿人口来说,这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。CNNIC将网民定义为一周内上网1小时以上的用户,如果进一步地分析,不知道每天上网8小时以上的网民数量有多少,而这些人大概才是所谓网络圈子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已经有好几个第一次和我联系的人直言不讳地问:“你靠什么生活呀?”在他们眼中,网络业已经成为没有任何价值的行业,在这个行业工作就意味朝不保夕和失业。于是,后来我在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工作时不得不小心翼翼,生怕自己敏感的神经再次受到刺激,有时甚至自己也在有意地和网站划清界线。

    “我是专门研究网络营销的,网络营销并不是只有网站才需要啊,现在很多企业都可以上网,在网上查找商业信息,向潜在用户发送电子邮件,这些活动就是网络营销的部分内容啊,我的研究正是帮助这些企业更好地应用互联网。”我有意将这几句话写下来,存在硬盘上,随时可以拷贝,当别人再问我类似的问题时,不需要反复地敲击键盘。

    现在,我突然想起上大学时很喜欢的一首诗"悲哀,月光",内容早已忘记,不过还清晰地记得作者是智利的聂鲁达,而诗中重复最多的一句也是:悲哀,月光。

(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传播)
关于网上营销新观察| 网站地图| 本站动态| 媒体报导| 版权声明| 联系方式| 冯英健的博客文章
网上营销新观察版权所有| 本站法律顾问:于国富律师
粤ICP备05002407